回来用lofter吧。(好久没有打开了。)


想把这一系列的画慢慢发完。


这张小红帽是张充和。隔了一年我再想画人像的时候,好像画不出最开始那种明亮的颜色了。

最近几周每次散文课都感觉很不好。现在也在思考这样课后布个作业回头课上讨论的写作课模式好吗?大家其实都不毒舌,许多观点课上也不会当面指摘。老师显然是喜欢汪曾祺那一派的,可我们班能有几个汪曾祺?其实我读许多同学的,是感觉他们进步了的。只是自己的还是那样。
我第一次感到羞愧是写丰子恺的那一篇,我对他的认识确实不深,功课未做好是肯定的,写的也散漫了。我为什么不能做好功课呢?
之后的羞愧常常只来自于读书太少。
你读过什么什么吗?没读过。
真是糟。

十二月又懒散了起来。真是糟。明天接着去图书馆刷书吧。

复旦你好~

虽然还是想亲近铁狮子坟,但新鲜的日子总归也是开心的。

我也开始画满满的moleskine啦。
lukas1862大概是schmincke学生级外适应最快最和谐的颜料了。
holbein整个黏糊糊的,天气越热越想冷藏它,放冰箱冻会不会好用点?
schmincke的学生级是硬邦邦的,但是好沾取的硬。不象歌文,怎么刷都取不上色,倒适合画的清淡的。
lukas的沾取最舒服了,水润润的一大片。透明度,颜色美感,扩散性都好棒><
moleskine完全hold不住湿画法,但也说了,就是胜在貌美而已

答辩之后

答辩像自己之前幻想的那样无比轻松就过了,甚至抓阄到整个小组第一个答辩,答辩前夜四点才睡七点半起床答辩也没影响什么心情。答辩完欢快地骑车去找鱼丸姐吃她从家乡带回来的又一批肉面。
然后就像自己之前隐约预料到的那样颓废又宅地过了两天。
晚上定好了去西宁敦煌一路的火车票。其实我自己本身还是满期待去的。虽然感觉和两个男生一起去有点麻烦...但内心还是当成是自己一个人去就好啦。看了不少攻略,好期待青海湖和敦煌的沙。和y在一起之后就很少再自己定计划出去旅行了,去厦门啊云南啊上海南京杭州啊都有他买票定酒店扛行李...
其实也就是昨天有点生气了,才突然这么坚定把原本答辩完去大理找他的行程改为去西北的毕业旅行。虽然在定...

今天中午吃完饭一度觉得抑郁,论文没写好,画没画好,蛋衫也弄不出来了。总之很怀疑自己。
昨天和鱼丸姐去moma看了一部四个小时的片。大概是一个英国文艺青年带领阿拉伯人民击退土耳其以及最终建国的故事=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看的很压抑。晚上又加上草虫姐去吃了海底捞,撑得饱饱的回到宿舍十点多就睡了。
老杨回去了,一下子又空起来。想想在昌平一起打牌烤串的日子,是挺开心的。他来之前我只想有人陪我去大悦城尝那家没吃过的意大利餐厅。来之后发现那家的意面还不如必胜客的好吃。有人帮自己背书包推自行车还陪你去吃想吃的,当然这样的日子转眼就过去了。突然我也习惯了,于是在早起送飞机和贪睡之间我还是一直选了后者。我也讨厌面...

现在用纸太心疼了= =
开始用白夜再普通纸上画着玩儿了

获多福+schmincke学院级
好想能自己挣钱买颜料不心疼。。

复试

最近常提到孤独,也常提到忧伤。
于是睡前脑海里盘旋起达马,杜非,和赞巴诺。他们来自朱文,乔伊斯,还有一部黑白电影。
毫不意外的失眠了,我还很认真的分析了,之所以会惴惴至此,是因为这大概是后果最严重的一次考试对我而言,它直接决定了我今后的命运,成败一念间,而我第一次觉得自己一点儿都输不起。

八卦

昨天和鱼丸在白鹿吃饭时聊到万圣书店,提到万圣聒噪的老板娘,又突然提到万圣最早是刘和北岛的妻子创办的。瞬间被燃起的八卦魂,百度google一堆,果然现在北岛的妻子是当初刘苏里的女朋友。大概是甘琦在美国读研究生,某个假期归国时遇上了刘苏里,往返机票就成了单程,甘琦留在了北京,「既然想开个书店,那就一起开吧。」甘琦与刘同是万圣节的生日,两只灵鬼撞到了一起,也因此才有万圣书店的名号,和蓝色小鬼的logo。
最后大概是书店开了近十年,刘苏里换了老板娘,甘琦又回到原点,继续奔美国去念研究生。然后经人介绍与北岛结识,04年成了夫妻,现在也快十年了。
去过一次万圣,也是之前仰慕已久,元旦的时候研究书店游,第一站就...

my way

开学到现在,其实从放寒假开始就一直在堕落,今天翻出几个月没有再动的读书笔记本,回头看格雷马斯的文艺理论想着复试搞不好会用到,这才发现自己的大脑已经空置许久,再这样下去只怕是真的没法使了。
我其实是很没自制力的人,贪玩,犯懒,贪吃,嗜睡。可能早该受七宗罪,被打入地狱的那种。
毕业论文还没有动,复试该准备的也没有准备。各种求速成装逼指南,因为大家似乎都很有想法的样子。尤利西斯翻了两页实在看不下去:于是今天又是去资料馆看了一部太闷的片。在人艺看手提箱包装工也没有太多感触。大概是自己早就麻木了,对于loser或者winner的调笑。我们都开始悲观起来。
乱转,翻到复旦研究生宿舍的照片。似乎又让我开始有了新的...

1 | 6
© 大草筐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