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窝在沙发上等妈妈回来烧晚饭时看完另一部戏剧梅特林克的<青鸟>。好看得要哭了。
中午才被<秃头歌女>拽入无意义论的空虚深渊,然而那么点悲观厌世的情绪在读到最后那一句「我们为了将来的幸福非要它不可」就被治愈了。
尤内斯库是把我们所有日常的行为打乱,把人类赖以生存的根基毫不客气地割断,于是我们的一切幸福都指向了不幸的虚无。
而<青鸟>把生活中最平常的事物都在「光」的温柔抚慰下发出了温暖亮光:我们在最贫穷的日子里依然不会失去的面包、指节干净清新的麦芽糖、腼腆害羞的鲜奶。就连控制着黑暗、战争、恐怖、幽灵的「夜」,却也依然掌控着萤火虫、磷光、星光......
只怨自己手拙,画不出我读到的美好。只能暗自期许。

正在打字时妈妈上完课回来了,还带了从小学时就在校门口卖的炸萝卜丝饼,真好吃:)

评论(1)
热度(1)
© 大草筐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