卮言

我很想念那个从小长大的乡中学宿舍里装满了唐诗三百首的我的小书橱,我其实也很爱那只不归我管的患了抑郁症的小贱狗。我记得我妈妈总是想吃面条。他们还都喜欢带我去公园玩。儿童节公园免票,其实也就是一块五,而那天总是挤满了人,我骑在我爸爸肩上要坐免费的旋转飞机。那个阿姨好凶啊非说我已经坐过一次了,然后我爸突然就更凶了,他把我往飞机上一放,大义凌然地对我说:你先玩,别管她!那时候我们都爱吃咪咪虾条和正味麦片,我还爱钻进妈妈学生们的宿舍偷吃他们带来的下饭菜。我们没有牛奶和蜜却有吃不完的喔喔佳佳。外公来接我去过年,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要睡着了。爷爷又来接我回去。过年总是有好吃的,守在外婆的大锅旁总能分到肉骨头吃。小男孩说因为我有自行车所以他要和我结婚,我想想他还有小霸王学习机呢嫁给他也不错啦。


以上是一个无所事事一无所成愿为顽主一辈子的人的肖像啦。
在资料馆看顽主时张国立那恰到好处的肌肉和销魂的小短裤的时候真是让我神魂颠倒不能自拔了啊。我就爱嘴贱青年,还一次来三个,怎么受得了。那个喝酸奶的傻姑娘摸着葛优脑门说「都是智慧啊」的时候都快笑抽了。
「哟,是个现代派啊,那你快和她聊聊尼采」
「尼采我不熟。」
「那你们就整点低俗的,先谈佛洛伊德吧。」
「让我来,那个佛什么德我最了解了!」
最近的忧伤是我总吃得太多了,好怕自己其实压根没资格吃这么多的。一个无所事事的人有什么资格吃那么多呢?太可耻了。


评论(12)
© 大草筐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