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ay

开学到现在,其实从放寒假开始就一直在堕落,今天翻出几个月没有再动的读书笔记本,回头看格雷马斯的文艺理论想着复试搞不好会用到,这才发现自己的大脑已经空置许久,再这样下去只怕是真的没法使了。
我其实是很没自制力的人,贪玩,犯懒,贪吃,嗜睡。可能早该受七宗罪,被打入地狱的那种。
毕业论文还没有动,复试该准备的也没有准备。各种求速成装逼指南,因为大家似乎都很有想法的样子。尤利西斯翻了两页实在看不下去:于是今天又是去资料馆看了一部太闷的片。在人艺看手提箱包装工也没有太多感触。大概是自己早就麻木了,对于loser或者winner的调笑。我们都开始悲观起来。
乱转,翻到复旦研究生宿舍的照片。似乎又让我开始有了新的向往与期待。只是想到四年前我何尝不是满怀期待来了北师,如今只落得一个牢骚满腹,其实还是对自己的怨忿,想想在宿舍逼仄的床铺上昏睡过去的那无数个翘课的白天,而现在我终于无课可翘了。

评论
热度(2)
© 大草筐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