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吃完饭一度觉得抑郁,论文没写好,画没画好,蛋衫也弄不出来了。总之很怀疑自己。
昨天和鱼丸姐去moma看了一部四个小时的片。大概是一个英国文艺青年带领阿拉伯人民击退土耳其以及最终建国的故事=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看的很压抑。晚上又加上草虫姐去吃了海底捞,撑得饱饱的回到宿舍十点多就睡了。
老杨回去了,一下子又空起来。想想在昌平一起打牌烤串的日子,是挺开心的。他来之前我只想有人陪我去大悦城尝那家没吃过的意大利餐厅。来之后发现那家的意面还不如必胜客的好吃。有人帮自己背书包推自行车还陪你去吃想吃的,当然这样的日子转眼就过去了。突然我也习惯了,于是在早起送飞机和贪睡之间我还是一直选了后者。我也讨厌面对分离的那一刻。还是睡着会比较冷静。
画了两张画心情就好多了。
虽然大概还是会忘了自己是谁。

我很想念之前抑郁时可以找不羁出来被他骂一顿而后大概觉得自己骂得太过分再好言劝你两句的日子。想想北邮小吃街的麻辣烫烤串和啤酒,重庆小小小吃店的萨特和尼采,凌晨的师大,麦当劳的彻夜聊天...现在只剩下我和鱼丸姐了,然后再过两个月,我也要走了。
我不是个努力的人,也没有过当学霸或是天才的任何天分。我也讨厌过自己的平庸无为,但最终还是归于你的肯定。



评论
热度(1)
© 大草筐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