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周每次散文课都感觉很不好。现在也在思考这样课后布个作业回头课上讨论的写作课模式好吗?大家其实都不毒舌,许多观点课上也不会当面指摘。老师显然是喜欢汪曾祺那一派的,可我们班能有几个汪曾祺?其实我读许多同学的,是感觉他们进步了的。只是自己的还是那样。
我第一次感到羞愧是写丰子恺的那一篇,我对他的认识确实不深,功课未做好是肯定的,写的也散漫了。我为什么不能做好功课呢?
之后的羞愧常常只来自于读书太少。
你读过什么什么吗?没读过。
真是糟。

十二月又懒散了起来。真是糟。明天接着去图书馆刷书吧。

 
评论
© 大草筐豆 / Powered by LOFTER